運動系道德淪喪組٩( ᐛ )و
刀剣乱舞►兼堀|岩今|燭台乱|鶴山|三日鶴|じじばば|土方組一生推し
ときレス►辻伊達辻|不破神|透京透|ALL京|X.I.P.推し
食戟►一色惠|創惠|創巧|勇巧|黑愛|葉潤|ALL惠|惠命
弱ペダ►東真東|荒今|隼悠|卷坂|T2|ヒメ命
HQ!►影菅|及国|鎌二|灰夜久|兔赤|大地結
ダイA►御倉|御降|亮春|哲純|丹貴|倉唯
真三国►馬趙|陸姜|甘凌|策瑜|苞興|昭師|尚香命
コルダ►桐月|柚葵|金吉|葉翔|天七|冥響 |大地悠|八木火 |千雪|天音廚
Free►真渚|ALL江
TB►兔折|虎折
黒バス►宮高|降赤|氷アレ|今花
進擊巨►リヴァハン|大人組ALLハン
ナルト►寧鹿
大振►榛準|利準
IWGP►崇誠
4TEEN►哲淳

◆圖文創作◆春花秋實
◆Cosplay◆小春日和

◆主要出沒◆Plurk
◆個人網站◆Weebly

 

【惡友】生存報告

  智慧型手機在桌面上晃動起來,旋律是最近以性感聲線暴紅的國外女歌手,手機主人看了一下來電人,他有些詫異的放下手中準備到一半的簡報,那位不速之客的來電在令人煩悶的周末加班中添加了些許愉快。

  「唷!我還以為你掛了呢!」面對許久不曾連絡的高中友人,第一句就是詛咒,沒有別的,只是因為這樣他比較習慣,少了一點的油腔滑調,多了三分的純真與熟識感。

  「呵呵,怎麼可能呢!你也不想想我是誰。」

  電話的另一頭並不介意故友那粗魯的問候,反倒盡興得接了下去,也許是經過了多年的相處他們對彼此間那不善言辭的用語(或者只是單純的覺得太肉麻的話語向對方說只會感到噁心罷了),他滑動了辦公椅,底下的輪子在無人的辦公室裡發出喀啦喀拉清脆的聲音。

  「在幹嘛?」

  「想也知道,加班。」

  「真是了不起呀,組長呢!」

  「嘿!少損我,什麼時後回日本的?」

  「今天清晨。」

  「沒時差啊你,果然從以前就是個怪人。」

  雖然在對話上咄咄逼人,其實他比誰都清楚為什麼,只是太過想念而已。

  「你睡吧,我這邊處理完以後會叫你。」

  掛斷電話以後他吹起了口哨,還是那首他其實不太記得名字的國外女歌手的歌,也許是有點不太踏實的感覺,他往臉上拍了兩個響巴掌,門牌上他的同居人、他的室友以及他唯一的朋友終於回來了。



其實只是我的生存報告啦wwwwww

PF結束以後整個又累又忙得搞到五月了兄弟30題都還沒寫完(哭

另外這個月11號的ICE花博場沒意外的話會準備鑽石王台推廣本wwww等處理得差不多之後再來放放資訊> <

以上,很不明不白的一篇惡友,大致上的設想是一人赴美繼續打棒球,另一人則留在日本當個普通的上班族,因為我實在不知道到底該讓御幸和倉持擔任哪個角色,加上他們兩人講話都一樣機車(不)所以就寫成了即便立場反過來也無所謂的感覺> <

评论
热度(6)
Top

© 春名咲◆生きて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