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系道德淪喪組٩( ᐛ )و
刀剣乱舞►兼堀|岩今|燭台乱|鶴山|三日鶴|じじばば|土方組一生推し
ときレス►辻伊達辻|不破神|透京透|ALL京|X.I.P.推し
食戟►一色惠|創惠|創巧|勇巧|黑愛|葉潤|ALL惠|惠命
弱ペダ►東真東|荒今|隼悠|卷坂|T2|ヒメ命
HQ!►影菅|及国|鎌二|灰夜久|兔赤|大地結
ダイA►御倉|御降|亮春|哲純|丹貴|倉唯
真三国►馬趙|陸姜|甘凌|策瑜|苞興|昭師|尚香命
コルダ►桐月|柚葵|金吉|葉翔|天七|冥響 |大地悠|八木火 |千雪|天音廚
Free►真渚|ALL江
TB►兔折|虎折
黒バス►宮高|降赤|氷アレ|今花
進擊巨►リヴァハン|大人組ALLハン
ナルト►寧鹿
大振►榛準|利準
IWGP►崇誠
4TEEN►哲淳

◆圖文創作◆春花秋實
◆Cosplay◆小春日和

◆主要出沒◆Plurk
◆個人網站◆Weebly

 

【哲淳】十五進位

  *十四歲(石田衣良),北川哲郎x內藤淳 

 

00

  國三。這個數字單位意味著我們是一群即將畢業要踏上高中的準考生,不過,在這些事之前,有個更重要的事情──淳的十五歲生日。

  淳是我們四個人之中年紀歲大的,這也就是為什麼我跟阿大會來到直人的位置旁,先說好,我們可沒有故意排擠淳哦!是因為他頭腦好,所以被班上的女生拉去問功課了。

  「淳的生日你們打算怎麼辦?」直人沉默了一會兒向我們開口問道。

  「反正一定不可能整到他,不如我們就買個蛋糕幫他慶生吧!」

  「哦,就是很一般的慶生嘛,哲郎你怎麼想?」

  直人突然把問題丟到我的身上,正望著窗外放空的我一時反應不過,只能用單音節的回應,其實我真的覺得怎麼樣都好,畢竟他可是本班第一名的資優生內藤淳欸!真要說他哪邊比較差勁的話,大概就是淳只要開口就沒幾句好話吧。

  我瞥向教室中央被五六個女生團團圍住的淳,我不記得他有這麼受女生歡迎,他除了嘴賤之外,在他厚厚的鏡片底下藏的是冷冰冰的眼神,就連跟我們待在一起,他也只有偶爾露出不一樣的表情,那或許才是本性吧。

 

  「話說,如果是淳的話,應該早就有經驗了吧?」

 

          十 五   進 位

 

01

   滿腦子除了吃之外就是色情的阿大突然這麼說,隨後上課的鐘聲便響起,直人用手肘撞了撞大概有他手臂兩倍粗的阿大的手臂,示意他回到自己的位子坐下,我坐在直人斜後方兩排,從抽屜拿出課本攤平在桌上,手拿著筆在筆記本上塗塗寫寫得好像很用功似的,其實滿腦子想的都是阿大最後的那句話。

  淳剛好是在我的九宮格前右方,我盯著他髮尾微微亂翹的後腦勺,或許是吧,如果是淳的話,的確是有可能的,但是他不可能甚麼都不告訴我們,不對,之前玲美的事也是我們偷偷跟蹤他才會知道的。淳本來就不是很喜歡把自己的事告訴我們,一來大概是認為我們不會懂,二來他應該也覺得沒必要,我們又不是女孩子,哪有這麼多聊不完的心事,痾,可能有吧,只是我們都裝作沒看見。

  結果放學的時候我們也沒能討論應該如何幫淳過生日,一如往常的閒聊著,直人最先在西仲通口跟我們揮手,緊接著阿大鑽進文字燒店與文字燒店之間的小巷子裡,我跟淳默默的並著肩朝三丁目住宅區走去,眼看著分道的警察局就在眼前,我想都不想的叫住淳。

  「淳!」

  「……幹嘛?」

  我突如其來的喊聲在吵雜的街道並沒有太過突兀,不過看著淳很明顯被嚇到的抖了一下肩膀,故作鎮定的伸出手用中指推了推蓋住他半張臉的黑框眼鏡。

  「你……還是處男嗎?」

  我猶豫了一下,低下頭用眼角瞄瞄個子比我還小的淳,只見到在他厚厚的鏡片底下,眼睛先是驚訝的瞪大之後,然後抱著肚子彎下腰以非常的誇張的樣子大笑著,笑到眼睛都滲出眼淚,他摘下眼鏡,提起手臂草率的擦了一下,笑聲依然沒有停下,直到他側過頭看到我一臉的窘態。

  「哲郎你明明知道我的喜好的。」淳隱忍笑意的說著。

  「金髮波霸。」

  換而言之,就是現在的生活圈沒有人會讓他看上眼,淳的身影消失在轉角的盡頭。

  

02

  淳的生日就在我們一如往常胡搞瞎搞中到來,非常非常普通一般的,就是買個蛋糕慶祝,然後送送禮物什麼的,你們以為會這麼沒搞頭是為什麼呢!要不是班上那些見淳聰明有利於課業,在他生日的前兩天跑來找我們問說要幫淳慶生的事,阿大一看見女生蜂擁而來就立刻心花怒放的她們說什麼都答應,直人倒是覺得偶爾這樣過也不錯,畢竟淳升上三年級後在班上的人氣急速提升。

  我撐著頭看著右前方的淳,阿大跟直人也跟那群女孩子一起圍在那邊,阿大興奮的臉上多出來的肥肉不停晃動著,大概算是班花的和泉突然扯了扯一哉那剪裁過後十分合身的雙排釦外套袖子,原本正在跟淳講話的一哉抬起頭往我這邊看,隨後淳也回過身看著我。

  「哲郎?」

  淳清晰的聲音從吵雜的教室中傳進我耳裡,我假裝沒聽見,低下頭拿起自動鉛筆在筆記本上胡亂塗著,聽見腳步聲逼近,然後是椅子與地板碰撞的聲音,接著頭頂感受到不輕不重的一計手刀,最後印入眼簾的是一瓣切的十分工整的黑森林蛋糕。

  「怎麼啦?生氣了?」

  「……沒有。」

  「哲郎別生氣嘛!」

  淳突然伸出手摸摸我的頭,那溫柔的樣子根本就不是平時的嘴砲內藤淳啊!不過他這麼做確實讓我心情有比較好一點就是。

  突然,淳支起身子靠近我的耳邊輕聲的說了句話。

  

03

  我坐在有些失去蓬鬆感的茶色坐墊上,環顧幾乎是正方形的空間,床、書桌、衣櫃、書櫃還有我前方的矮桌外加我屁股下的坐墊,淳用肩膀推開沒有闔上的房門,捧著放了飲料及仙貝的托盤的手有點不穩的將它放在矮桌上,回過身推上門,一腳踩上米色的坐墊坐了下來。淳似乎和米色挺搭的,我突然這麼想到。

  「哲郎好像是第一次來我家吧?」

  「嗯,對啊,平常幾乎都是去直人家。」因為他們家的點心比較好吃。

  淳拿起仙貝放進嘴裡,喀沙喀沙的嚼著還掉下幾粒碎屑,突然我盤著腿的左大腿被踹了一下,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淳的腳伸了過來,抬起頭,果然他露出一副故意的表情敷衍的道歉兩句,順帶一提,他隱忍笑意的嘴角邊還帶著仙貝渣。

  「我說,淳……」

  「不是故意的啦!幹嘛這麼生氣。」

  「我沒有生氣啊……」

  看著淳那般放鬆的神情想計較都難,他在外人面前到底都是築起幾座牆啊!真想讓大家看看現在這個樣子的淳,我敢打賭除了我之外一定還沒有人看過。

  「我還以為你會在牆上貼金髮波霸的海報。」

  我盯著衣櫃和門之間象牙白的牆壁,大約可以放下一張全開海報,本來想說殺殺他的銳氣,沒想到淳卻苦笑。

  「原本有放,不過做了那個夢之後就拿掉了。」

  「夢?」

  「嗯……聽了不要嚇到哦!」

  淳拉起坐墊移到我隔壁一起靠著床沿,嬌小的淳測過頭看著我,厚厚的鏡片底下是深不見底的黑眸。

  「大概一個月前,我夢到我被男人抱,之後對那些書就完全沒有興趣了。」

  淳邊說邊指指書桌與床鋪之間的瓦楞紙箱,不用看也知道裡面一定是他喜歡的金髮波霸洋妞。

  「是嘛……」

  淳的語氣就像是說今天的午餐吃了什麼一樣平淡,我只能盡量的洋裝鎮定,自己的好朋友突然對女人不行,還是因為做夢夢到被男人抱,身為朋友的我應該怎麼做?

  「哈哈,果然很噁心吧……」

  淳垂下頭靠在我的左肩膀上,我看不見他的表情,只能伸出右手輕撫著他外翹的髮絲。

  「我來幫你吧?」

  

04

  「等、等等!哲郎!」

  我讓身材嬌小的淳坐在我的前面,雙手環過他的腰,動作就像平常自己來的時候一樣,我幫淳解開褲頭的時候他著急得大叫著,但是我沒有理會他的叫喊,明明就感受到淳全身上下都強烈警戒著,依然把手探進他的底褲裡。

  「等……嗯、等下……哈啊……」

  我輕輕的在淳的根部套弄,另一手則揉壓他的前端,淳弓起身子的時候背緊緊貼著我的胸前,他無法自制的喘息著,雙手因為不知道該如何擺放而交互緊扣著到白皙的皮膚都毫無血色。

  「嗯哈……哲、哲郎!」

  我稍微加重力道以及滑動的速度,淳在呻吟之後高亢的喊了我的名字之後,解放在我的手裡。

  沒有想像中的那麼濃稠,我還以為他一個月都沒做。

  「淳,舒服嗎?」

  我向癱在我懷裡的淳問到,他只是大口的喘氣並沒有回答我,沒一會兒平息喘息後,轉過身用還漾著粉紅的臉頰認真的看著我。

  「我也要碰哲郎的。」

  「不可以。」

  那不可反駁的語氣有點懾住我,但是我還是堅定的拒絕了,他剛剛跟我貼這麼緊,一定也有發現我的狀況很不妙,在這種狀況下如果讓他碰的話一定馬上就會射出來的!話又說回來,為什麼只是幫淳打手槍我也會勃起啊……嗯,一定是因為淳剛剛的呻吟聲實在太過嫵媚了。

  「果然被男人碰還是很討厭吧……」

  「是淳的話才不會討厭!」

  看到淳失落的表情我想也不想的脫口而出,並不是只是單純的不想讓淳失望,而是對淳……對淳……我對淳是怎麼想的?那淳對我又是怎麼想的?老實說我完全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那麼這那麼這樣子的我們算什麼?能夠互相手淫的好朋友?不對,我根本沒打算讓淳碰我。不是我不願意,只是如果這麼做的話大概會變得很糟糕吧。

  「哲郎?」

  我解下自己的褲頭,不理會淳迷惑的眼神,把自己早已挺起的陰莖和淳的握在一起,才剛發洩一次的淳因為被我上下搓弄著又慢慢的硬了起來,他的身體向前傾,汗水浸濕了瀏海而服貼在額頭上,他往我的肩窩靠了上去,我低下頭輕輕蹭了蹭他的側臉,並且在他耳邊用低沉且沙啞的聲音喚了他的名字。

  「淳……」

  前端摩擦擠壓著,被緊抓的上臂突然傳來了刺痛感,淳的指甲透過衣服深陷在我的皮膚,兩人的液體混雜在一起分不出誰與誰。

  「感覺很好。」

  低喃般的,我說給自己聽。

  

05

  七月的蟬鳴添增了暑氣,搧風的手順著唧唧的節奏扭動著,彷彿是在嘲弄坐在教室內那愚蠢的國三準考生。

  「喂,哲郎!」

  阿大用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汗,肥肉與肥肉之間的夾層堆滿了汗水,毛巾的吸水度就快要飽和了,也不見他像米其林的胖脖子上的水分有減少,直人從阿大背後探出因為早衰症而幾乎半白的腦袋。

  「嗯?」

  「淳他在幹嘛?」

  直人用下巴比了比坐在我右前方的淳,看起來心情十分好的哼著歌,在筆記本上塗塗抹抹的不知道在做什麼。

  「那傢伙吃錯藥了哦!」

  一開口講話,阿大臉上的肥肉便不停的劇烈搖晃,還滴了不少的汗水在我的桌上,我提起眼角瞇起眼瞪了瞪他,最後問隔壁的女同學借了張衛生紙。

  「反正,準沒好事吧。」

  我用拳頭撐著臉頰看著他亂翹的髮尾,明明就是如此炎熱的天氣他卻看起來十分清爽,沿著髮尾一路看到他白皙的後頸,突然想起自從上次他生日的時候一起做了那件事,到現在七月,我大概一星期也有一兩天會去他家。

  「一定是戀愛了,戀愛。」

  一哉突然笑嘻嘻的從我的左手邊出現,用手勢比出了一個愛心給我們看,我定睛,從他的手指一路看到他的肩膀,一哉的皮膚也很白,雖然很瘦但是比淳還高了一點,嗯……完全沒有看到淳的那種悸動感。

  悸動感?啊?什麼悸動感?我的眼神飄回一哉用手比出來的愛心,戀愛嗎?什麼戀愛啊!淳他現在根本就只喜歡男人啊!別人我是不清楚,但是他可是會在我手裡射的人呢!這樣子的淳……這樣子的淳,難不成會跟一哉一樣上同性戀交友網站手牽手的在新宿約會嘛!

  「哲郎你的臉好白痴。」

  冰冷冷的一隻明箭,淳的手交叉抱著胸,坐著我前面的那個桌子上。

  「唉唷!哲郎白痴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啦!」阿大誇張的晃著肥肉,用力的拍手大笑。

  我決定忽視阿大,面無表情的盯著淳,我們倆人誰也沒有說一句話。說時話,即使這樣直視著淳的雙眼,我依然看不透那深不可測的墨色珠子究竟在想什麼,倒是我的身體很誠實的想上前吻他。

  吻他?我幹嘛想吻淳?他是男的欸!北川哲郎你醒醒吧!我無力的用力往桌上趴去,發出了很大的聲響,嚇了一哉跟直人撞在一起。

  

06

  鬧鐘的聲響戳破了我美好的春夢,對,春夢。那股強大的既視感是怎麼回事我已經不想去想,我無力的下床走去浴室盥洗,媽媽堆著笑容的臉迎來的第一句話就是──十五歲生日快樂。

  啊啊,十五歲,昨天的自己十四歲,今天的自己十五歲,很普通的進位法,很普通的日子,很普通的國中生,我依然是很普通的北川哲郎。像平常一樣的吃完早餐,一樣走到警察局的轉角看到手插在口袋裡的淳,一樣在西仲通等著總是遲到的阿大跟直人,今天還一樣的普通。

  「哲郎(北川),生日快樂!」一哉笑嘻嘻的和班花和泉來到我的座位旁,什麼嘛!結果最先表示誠意的不是自己的死黨,我邊向他們道謝,邊用眼角狠狠的瞪著又再跟女生講話的淳。

  「嗯……最近內藤真的很受班上女生歡迎耶。」和泉突然開口。

  「也是呢,誰叫淳很聰明又很酷呢!」

  「都沒有人嫌棄他的身高啊……」

  突然覺得心裡很不是滋味,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是覺得……超級火大!感覺就像是屬於自己的東西被人搶走一樣。

  「北川你幹嘛這樣說,不要比不過內藤就人身攻擊啊。」

  一哉張大眼睛看著我沒有說話,看著那樣子的一哉,總覺得我似乎是有什麼訊息露餡了,好險和泉果然是靠頭腦換來她的美貌,她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件事,我還不想像一哉之前一樣,在班上同學面前承認自己喜歡淳。

  ……喜、喜歡淳?北川哲郎你發燒了嗎?我又陷入無限自我想像的輪迴中了,簡直無藥可救,變成了十五歲,煩惱的東西不是都一樣。

  放學後我無精打采的跟在他們三人後面,話題依舊是那般沒營養的東西,看著淳損了阿大之後開懷的大笑,就覺得自己心上的那頭小鹿不停掙脫項圈,事到如今還不願意承認的自己,果然有點討厭呢。

  「啊,我跟淳去那邊買一下東西哦!」直人拉過淳的手臂往商店街的方向跑去,阿大抬起臃腫的手向他們揮了揮,便指了指旁邊的小噴泉打算過去那邊坐一下,我隨口應了一聲就跟著他走過去,把書包丟在腳邊,癱坐在池子的邊緣。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阿大突然大叫的跳了起來,正打算開口詢問他的時候,他肥胖雙手突然正面的搭上我的肩膀,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把我推進了噴泉裡,而我的雙腳還掛在噴泉的外面,雖然池子不深但我的上半身也幾乎全濕了,摸著池底滑溜溜的細小青苔我撐起身子正準備破口大罵。

  「生日快樂!哲郎!」直人捧著一個蛋糕跟淳並肩站在我的前方,淳的手上還拿著直人那支可以拍照的照相手機。

  「真是拍到了有趣的東西呢!」

  「你們……」

  「別生氣嘛!我們有好好準備禮物哦!」

  阿大從書包翻出了一個牛皮紙袋,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寫真集,反正我們的禮物就是這樣的東西,直人指了指阿大的紙袋,大概是一起放在裡面了。

  「謝啦!」

  我甩了甩手,接過牛皮紙袋塞進書包裡,然後抬頭看著淳。

  「拿去,你應該很想要這個禮物。」

  我接過有點鼓鼓的手提袋,打開袋子發現裡面是一條毛巾跟一件T恤,我拿出毛巾先把自己的臉擦乾,撲鼻而來是淳的味道。

  「不是給你的哦,記得還我。」

  「啊!對哦!我都忘記了!」

  「淳還真細心!」

  「我去換衣服了。」

  說完我起身跑去旁邊的店家借了洗手間,淳的衣服果然還是有點太小件,不過,總覺得還滿高興的,這樣的我,是不是有點變態?

 

07

  「到底怎麼了?」

  我們並肩走在三町目的街上,淳第十三次轉過頭看我,我終於按奈不住的開口問他。這樣躊躇不決的淳我是第一次看到,雖然一開始覺得很有趣,便一直跟他互相偷瞄偷看,但是現在真的覺得有一點煩躁了。

  「沒、沒有……」

  淳使勁的搖頭,彷彿要將掛在鼻子上的黑框眼鏡給甩出去搬的,好吧,總是一副高高在上又事不關己的淳,如今像清純的女學生感覺也挺新鮮的。我惡趣味性的用手背輕觸他的手背,他居然嚇到把手給收到胸前。

  「淳你……」

  「來、來我家!」

  突然淳別過頭,帶著緊張感的聲音以及潮紅的耳朵,拉過我的手臂還在微微的顫抖。我再怎麼平凡、再怎麼遲鈍,在遇到這種情況,我是不是可以直接乾脆的認定淳的心態也跟我一樣呢?

  我們有點踉蹌的跑過警察局的轉角,一週大概會來兩次的普通公寓,眼熟的客廳擺設,還有習慣的路徑跟熟悉的淳的味道。

  淳一把拉著我往床上一同倒去,隨意的把書包踢到房間的地上,突然扯過一時還無法回神的我的後頸,唇上有了另一個人的溫度,濕潤又柔軟的,還有粗糙的舌面滑過的感覺有點酥麻。

  「哪有人接吻不張開嘴巴的,你是小學生啊!」

  淳微微的喘著氣,不滿的抱怨同時嘟起了嘴。這是淳第一次親我,應該說,這是我們第一次接吻,更正確的說法是,這是我們除了幫對方手淫之外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為什麼……要親我?」

  「當、當然是因為想親所以就親啦!」

  完全是低智商又不符合邏輯的回答從淳的口中碰出,看得出來他因為我這般淡定的問題而顯得十分慌亂,因為很有趣也很難得一見,所以我決定繼續逗他。

  「為什麼想親我?淳你喜歡我嗎?」

  「唔……哲、哲郎就是夢裡抱、抱我的……」

  淳的眉頭深鎖、眼睛緊緊的閉著,感覺花了很大的力氣才擠出像蚊子叫聲一般細小的句子,等等,也就是說,早在兩三個月前,淳就已經喜歡我了?糟糕……突然發現這個事實之後覺得身體飄飄然的,原本打直撐在淳的肩窩的手慢慢的放低,最後我整個人壓在淳的身上。

  「哲郎?」

  「淳,我喜歡你。」

  淳對我突然的舉動到不解,我又撐起身子,用沒有半點蒙混或是玩笑的神情對他說了至今我反反覆覆不感承認的感情,只見淳先是吃驚的瞪大眼而後含羞的笑著。

  戀愛中的人會變漂亮,不過我想我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吧。

 

08

  「等、等下……哲郎!」

  淳推著把手滑進他褲頭裡的我,緊張的叫喚著。

  「怎麼了?」

  我依然故我的在淳的褲頭裡遊走著,完全無視於他早已緊張得全身緊繃。探過頭去親吻了淳的額頭,接著讓淳跨坐在我的身上。

  「淳不就是我的禮物嗎?」

  「是、是這樣沒錯啦......」

  只見淳的耳朵又紅到快要出血的覽住我的脖子,把臉埋進我的肩頭。我則扯下他的褲子連同內褲一起,看到淳只向床邊的夾縫,我伸過手去撈出了一瓶潤滑劑。

  果然早有準備了啊這傢伙。我將潤滑劑擠在手上搓揉著,那種黏膩的的觸感讓我感覺一切都色情了起來,雖然本來就是在做些情色的事情。

  我滑進淳的股間把他狹小的內壁擴張,再將硬挺的陰莖放到淳的身體裡。耳邊聽到淳不適的啜泣聲,我仰起他的臉和他接吻。


  「......這樣真的好嗎?」

  「什麼?」

  我們躺在床上,突然聽到淳這麼問著,雖然聽得很清楚但是連我也不敢肯定,所以我選擇假裝沒有聽清楚。

  「沒事,生日快樂,哲郎。」

  淳說完後在我的臉頰落下一吻,又迅速的背過身矇進棉被裡。


  十五歲也還不錯嘛,我揚起嘴角笑了。



貼個舊文撐場面(´・ω・`)

评论
Top

© 春名咲◆生きて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