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系道德淪喪組٩( ᐛ )و
刀剣乱舞►兼堀|岩今|燭台乱|鶴山|三日鶴|じじばば|土方組一生推し
ときレス►辻伊達辻|不破神|透京透|ALL京|X.I.P.推し
食戟►一色惠|創惠|創巧|勇巧|黑愛|葉潤|ALL惠|惠命
弱ペダ►東真東|荒今|隼悠|卷坂|T2|ヒメ命
HQ!►影菅|及国|鎌二|灰夜久|兔赤|大地結
ダイA►御倉|御降|亮春|哲純|丹貴|倉唯
真三国►馬趙|陸姜|甘凌|策瑜|苞興|昭師|尚香命
コルダ►桐月|柚葵|金吉|葉翔|天七|冥響 |大地悠|八木火 |千雪|天音廚
Free►真渚|ALL江
TB►兔折|虎折
黒バス►宮高|降赤|氷アレ|今花
進擊巨►リヴァハン|大人組ALLハン
ナルト►寧鹿
大振►榛準|利準
IWGP►崇誠
4TEEN►哲淳

◆圖文創作◆春花秋實
◆Cosplay◆小春日和

◆主要出沒◆Plurk
◆個人網站◆Weebly

 

【霧→狛】等同幸運

*突然發神經的霧→狛,大概十苗有


  「霧切桑,他們的資料怎麼了嗎?」苗木看著霧切手持著剛剛十神遞過來說要放回資料庫裡的、希望之峰學園唯一殘存下來的15名超高校級的絕望的學生們的資料。

  「......」十神沒有抬頭,只是用餘光瞄了兩人一眼,便繼續埋頭在自己手中的文件。

  「只是在納悶著,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罷了。」

  「什麼樣的......存在?」苗木的視線隨著霧切看去,最上層疊著的那份資料,標示的那個學生是......


  ......狛枝凪斗。


  參與LOVE LOVE畢業旅行的全員16名學生,不要算作為未來機關監視者的七海,15名超高校級的絕望的學生們,消除掉使他們轉變為超高校級的絕望的那段學園時的記憶,照理說應該每個人都是明白自己最初超高校級的能力,先不提預備學科的日向,作為超高校級的幸運的狛枝,真的如同他的能力所言一般,真是不等同一般人。


  「哼,真是超高校級的幸運,就連心理認知上也和一般人不同。」十神啜飲了一口咖啡,對霧切所在意的事並沒有太感興趣,隨手將桌上的文件整理好,起身去到書櫃前翻起資料。

  「......其實應該是不幸才對吧?」苗木用手指抓了抓臉,他其實不太明白狛枝對於自身的幸運能力的自信是來自哪裡,當然,這才是整體上最不合理的地方。


  狛枝可以說是唯一沒有受到超高校級的絕望始祖、江之島盾子的絕望感染的人,又或者可以說是他本身就不需要江之島的絕望,因為他自己就是由絕望所組合而成的,包含他的幸運。

  但是,這也是其中最不合理的地方,作為絕望的本體卻對自己的幸運能力意外的高度自信,並且憧憬嚮往著與本體本能所相反的希望,向其他15名超高校級的絕望身上取得他們原來自身的能力,並在他們身上盡可能的挖掘出希望。

  霧切猜想著,若是讓如此崇尚(同伴們的)希望的狛枝知道事情的真相,知道他們自己全都是超高校級的絕望,自身正是自己不斷想要擊退的黑白熊(絕望的象徵)的話,狛枝會如何反應。


  「因為幸運能力(希望)而帶來的絕望(自身),在從這般絕望(自身)之中尋找出希望(同伴),同時運用幸運能力(希望)來打擊希望(同伴),卻又堅信希望(同伴)一定能夠戰勝絕望(自身),這就是狛枝凪斗所主導的事情。」

  「果然不是很懂......不過,為什麼霧切桑會這麼在意狛枝君的事?」

  「苗木君,能夠解救絕望的東西是什麼?」

  「嗯......是希望嗎?」

  「正是,希望能夠解救絕望,但是偵探能做的只是還原事實的真相。」

  霧切說完便轉身離開辦公室。


  苗木知道十神也看到了,霧切把狛枝的資料帶了出去,但是他們誰也沒有吭聲,只是目送銀紫色髮長至裙襬的背影離開。 



赫然發現從來沒放過彈丸的文(´・ω・`)

评论(4)
热度(1)
Top

© 春名咲◆生きて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