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系道德淪喪組٩( ᐛ )و
刀剣乱舞►兼堀|岩今|燭台乱|鶴山|三日鶴|じじばば|土方組一生推し
ときレス►辻伊達辻|不破神|透京透|ALL京|X.I.P.推し
食戟►一色惠|創惠|創巧|勇巧|黑愛|葉潤|ALL惠|惠命
弱ペダ►東真東|荒今|隼悠|卷坂|T2|ヒメ命
HQ!►影菅|及国|鎌二|灰夜久|兔赤|大地結
ダイA►御倉|御降|亮春|哲純|丹貴|倉唯
真三国►馬趙|陸姜|甘凌|策瑜|苞興|昭師|尚香命
コルダ►桐月|柚葵|金吉|葉翔|天七|冥響 |大地悠|八木火 |千雪|天音廚
Free►真渚|ALL江
TB►兔折|虎折
黒バス►宮高|降赤|氷アレ|今花
進擊巨►リヴァハン|大人組ALLハン
ナルト►寧鹿
大振►榛準|利準
IWGP►崇誠
4TEEN►哲淳

◆圖文創作◆春花秋實
◆Cosplay◆小春日和

◆主要出沒◆Plurk
◆個人網站◆Weebly

 

【七夕段子】小湊兄弟/御降/惡友

【小湊兄弟】

  小時候曾經拉著母親的手問著,為什麼牛郎與織女那麼久才能見一次面?那時候母親輕輕笑出了聲,如此年幼的孩子怎麼可能會懂呢,所以母親拍了拍年差兩歲孩子們的肩膀,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永遠一直在一起的。

  小亮你寫了什麼願望?

  不跟你說。

  告訴我嘛!

  不要。

  小亮跟我說啦!

  才不會跟春市說的。

  張開眼睛時才發現上下鋪只有一個人,夢到孩提時的事,下了床趴在窗邊看著入夜後就開始飄落的細雨,神奈川下著雨呢,東京怎麼樣了呢?問在心裡,想著如果他也因為雨聲而無法入睡的話,會想起誰?

  又過一段時間,母親來信在打掃房間時找到了當時的書籤,要不要一起看?不要。他又是拒絕,聳了聳肩發現書籤上雙雙歪歪醜醜的字寫著相似的句子。

  明明就想要永遠在一起,那你還跑來東京。

  反正你一定會追過來的嘛。

  他舒服的用手臂枕在腦後,青草的味道撲鼻而來,不遠方的後輩們吵吵鬧鬧的搶讀著書籤。



【御降】

  給。突然沁涼的感覺撲上後頸,他回過頭發現戴著眼鏡前輩咧著嘴衝他笑著,東京的夏天怎麼樣?很熱嗎?前輩邊說邊擅自的往他身旁的長椅擠過,硬是要坐在位置較擠的那側,大腿外側有些緊貼著。

  嗯,比北海道熱。隔著兩層布感受到不同於自己的體溫,他輕聲的回答,又換了一片沉默,只剩下遠處細微的蟲鳴與玩鬧聲。

  御幸前輩不過去嗎?

  不了,在這裡就好。

  接著又是一片沉默誰也沒有出聲,他戳著手上的書籤紙沙沙作響,你想寫什麼?前輩在他耳旁問到,他晃了晃腦袋想擺脫他人的鼻息,不知道。

  前輩突然握住他的手,兩人之間又繼續沉默。



【惡友】

  今天七夕。

  哦。

  你好冷淡哦,真無情,我們不是戀人嗎?

  嗯。

  他絲毫沒有想放下手中的搖桿,身旁沒有朋友的同儕百般無賴的在寢室地板上打滾著,他眼睛緊盯著螢幕,無心隨口的問,你要許什麼願望?

  你先說。

  不要,我先問的。

  問人之前先講自己的才有禮貌吧!

  你才沒禮貌可言。

  在歡鬧的同時聽見悶哼一聲,感受到腳趾尖的痛楚藏在鏡片後的臉有些扭曲,踢到了遊戲主機還讓遊戲跳掉,他抓著搖桿有些無力,好吧,陪你總行了吧?

  很痛耶!

  所以?你今天願望就要花在跟我撒嬌上嗎?

  呿。腿上傳來了重量,他摘下對方的眼鏡像撫摸貓一樣的搔著他的棕髮,洗髮水的清香味道飄散在室內。


评论
热度(26)
Top

© 春名咲◆生きて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