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系道德淪喪組٩( ᐛ )و
刀剣乱舞►兼堀|岩今|燭台乱|鶴山|三日鶴|じじばば|土方組一生推し
ときレス►辻伊達辻|不破神|透京透|ALL京|X.I.P.推し
食戟►一色惠|創惠|創巧|勇巧|黑愛|葉潤|ALL惠|惠命
弱ペダ►東真東|荒今|隼悠|卷坂|T2|ヒメ命
HQ!►影菅|及国|鎌二|灰夜久|兔赤|大地結
ダイA►御倉|御降|亮春|哲純|丹貴|倉唯
真三国►馬趙|陸姜|甘凌|策瑜|苞興|昭師|尚香命
コルダ►桐月|柚葵|金吉|葉翔|天七|冥響 |大地悠|八木火 |千雪|天音廚
Free►真渚|ALL江
TB►兔折|虎折
黒バス►宮高|降赤|氷アレ|今花
進擊巨►リヴァハン|大人組ALLハン
ナルト►寧鹿
大振►榛準|利準
IWGP►崇誠
4TEEN►哲淳

◆圖文創作◆春花秋實
◆Cosplay◆小春日和

◆主要出沒◆Plurk
◆個人網站◆Weebly

 

【T2】無法觸及

*是弱虫ペダル、手嶋純太x青八木一

*用今泉的視角看T2天使,時間點是1000km合宿


  今泉俊輔覺得一旦跨上自行車,任何事情都會變得很殘忍,除了相信自己、相信踏板,他不覺得那是可以相信其他人的事,除了勝利之外其他都不再重要,追過所有擋在他面前的人,然後踩上終點。

  那到底是無意還有意的,挑釁?他試著不要如此理解,但是願者上鉤,在沒有變速器的情況下他還是追了上去。手嶋純太詭譎的笑容搭上無法超越的青八木一的後輪,二年級都追不上何況三年級?他咬了咬牙。

  殘酷的是現實,在最後夜間禁止追擊之前五個人一起並排,小野田坂道和鳴子章吉總嚷著的,想要所有人一起到終點,很可笑的話,團結嗎?至少他從來不相信這個,不過在看到手嶋純太和青八木一的合作,最後輸在哪裡他突然想不太起來,因為無法單打獨鬥嗎?應該不是。

  看著雙腿都纏著繃帶的前輩,向來他不是個多話的人,青八木一從過長的瀏海下透出一隻眼看著他,手嶋純太沒有抬頭,他迅速的且有些僵硬的點了下頭,逃到走廊的轉角。倒也不是勝過前輩怕會被刁難,縮了縮肩膀。


  是今泉嗎?他隱約的聽見細小的對話聲,沒有人答話,但他猜想青八木一大概點了頭。他倚著牆滑下身子坐在地板上時才意識到自己正在偷聽人說話,可是身子動不了,他並不想離開。

  沒有人繼續說話,空氣乾裂的只剩下空調運轉的聲音,他很想弄懂他不懂的事情。手嶋純太是無庸置疑的頭腦派,他認為自己也是,什麼樣的坡度需要放多少齒輪他記的比課本上的數學公式還要熟,只是他從來沒想過這樣的頭腦會用在別人身上,就像手嶋純太用在青八木一的身上。

  他很想明白,手嶋純太的計畫就算成功了,但是贏的人還是青八木一,不是兩個人。他不覺得青八木一會和鳴子章吉一樣深信小野田坂道會追上,他也不認為手嶋純太像小野田坂道一樣追得上。

  將賭注全壓在一個人身上的兩人合作嗎。他把臉埋進手臂之中,開始納悶自己為何要如此在意兩人一組的二年級前輩,或許他更在意的是一起練習一整年而連呼吸都可以同調,友情嗎?夥伴嗎?那完全是他無法理解的範圍了。


  「今泉你在的吧?下次是我們會贏的。」他聽見手嶋純太的聲音沒有回話,「在我們贏過你之前可不准你讓總北輸了啊!」



我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說自己喜歡新荒(?),但是今天開始我也吃上了荒今了,怎麼辦?節操不可燃,狼兔不可逆,箱學迷妹不可滅!(????

评论
热度(15)
Top

© 春名咲◆生きて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