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系道德淪喪組٩( ᐛ )و
刀剣乱舞►兼堀|岩今|燭台乱|鶴山|三日鶴|じじばば|土方組一生推し
ときレス►辻伊達辻|不破神|透京透|ALL京|X.I.P.推し
食戟►一色惠|創惠|創巧|勇巧|黑愛|葉潤|ALL惠|惠命
弱ペダ►東真東|荒今|隼悠|卷坂|T2|ヒメ命
HQ!►影菅|及国|鎌二|灰夜久|兔赤|大地結
ダイA►御倉|御降|亮春|哲純|丹貴|倉唯
真三国►馬趙|陸姜|甘凌|策瑜|苞興|昭師|尚香命
コルダ►桐月|柚葵|金吉|葉翔|天七|冥響 |大地悠|八木火 |千雪|天音廚
Free►真渚|ALL江
TB►兔折|虎折
黒バス►宮高|降赤|氷アレ|今花
進擊巨►リヴァハン|大人組ALLハン
ナルト►寧鹿
大振►榛準|利準
IWGP►崇誠
4TEEN►哲淳

◆圖文創作◆春花秋實
◆Cosplay◆小春日和

◆主要出沒◆Plurk
◆個人網站◆Weebly

 

【東真東】メルト

男友力少女心東堂&少女心狀況外真波,刪除線是我本來想寫的東西(。

*沒擬稿直接寫的,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ry

*BGM:真波side→『メルト』歌ってみました♪歌和サクラ

     東堂side→「メルト」を歌ってみた(男性キー上げVer.)



    『那種心跳是怎麼回事,吶,你知道嗎?

                       --真波 山岳』

  大多數的時間他感受不當自己活著的事實,講台上的老師說著難懂的課題,台下的他也想著令人難解的問題,自己真的活著嗎?他看著握住筆桿的手,緩緩的將手攤開,筆桿從手中滑落至筆記上後滾到地上,敲響了兩聲隨後立刻又被講課的聲音淹沒,誰也沒有注意到座位上的他發生什麼事,彎下身撿起筆,放棄思考後的他趴在桌上,太複雜的事情他不想花太多力氣思考。

  微風徐徐吹著,敞開的衣裳讓他的肌膚直接與空氣接觸,有些黏膩,但多的是清爽感,那是活著的感覺,感受著風、感受著山、感受著踩著踏板的自己現在正活著,抬起頭看向尚未抵達的山頂,想第一個登上去、不想把山頂讓給人,但是前方卻有人叫著自己的名字,要他跟上來,到山頂來。他死命的踩著踏板,卻無論如何都追不上,他看不清呼喊他的人是誰。

  耳後傳來青梅竹馬的叫喚聲,他慢慢睜開雙眼,他在教室裡,不在自行車上更不在爬坡,他有些恍惚的衝著青梅竹馬笑了一下,果不其然的又挨了一頓唸。被問上作了什麼樣的夢孜孜的笑著,他抓了抓自己的瀏海又笑了出來。

  那個人,一定是東堂前輩吧,能夠比我更早到達山頂的人,就只有東堂前輩了。

  除了山跟自行車,再來就是飯糰跟東堂前輩,總是這樣的話題。青梅竹馬雖然如同抱怨一般的講著,但他知道每一次每一次都是認真的聽著,他接過遞來的飯糰,因為那都是最喜歡的。而後他為自己說出口的話困惑不已。

  喜歡山、喜歡自行車、喜歡飯糰,喜歡......喜歡東堂前輩?他想是的。速度快又強大的前輩,總是在他的前頭,如果追上對方的背影的話,是不是就能夠了解更多更多,他有所不知的事,追上來、追上去,是的,這是喜歡吧。

  太慢了,又遲到了!他嘿嘿的笑了兩聲,看著雙人一組的其他部員早已出發,和他一組的前輩等著他,留下來等他,不是要他追上去,他愣了一下,這才發現除了自己死命追趕以外,他沒考慮過對方其實會回過頭,拉著他一起上前。

  心臟傳來鼓動,他感覺到自己活著,就只是前輩站在他面前。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不是嗎?

                   --東堂 尽八』

  最初其實只是有點憧憬,那樣子捨棄所有東西自由奔馳的後輩,他不想欺瞞自己,但他確實在忌妒了擁有翅膀而可以飛翔的人,羽翼是如此美麗令人痴迷的東西。他的眼角瞄向山邊正在飛翔的鳥兒,還有追了上來的後輩。

  他知道自己不是故意就是有意的,他絕對不是沒意識到後輩投來的視線有幾層的意思,他知道,但是對方不知道,或者該說,那是對方不會理解的事情。他清楚的很,山、自行車、飯糰還有栗子都是最純粹的喜歡著,或許還有他自己。

  你一定不知道的吧,像羽毛一般純白的你。就這麼直視的看著,炫目的刺激到想流出生理的眼淚也不願別開眼,看著我、再多看著我一點,然後一步步的朝著我筆直的前進,我會在這裡張開雙臂迎接你。回過神來他發現彼此之間的距離不過半個車身這麼近的。

  山頂還是由他拿了下來,後輩咯咯的笑著,東堂前輩果然很厲害呢。他伸出手揉揉被汗水及飲用水同時浸濕的後輩的髮,濕潤的感覺從掌心傳至他的全身,是觸電的感覺吧,他其實不太清楚他在做什麼,但直到他的手離開後輩的頭髮至手掌心的水分都蒸發在空氣中,他還是遲遲無法回歸自己,掌心、麻麻的。

  想也不想的將淡藍色的毛巾拋到後輩頭上,會感冒的,語重心長的說著卻又裝作不在乎,背過身朝向置著鏡子的鐵櫃扣上制服的扣子,後輩又是個咯咯的笑著,真溫柔呢這麼的說。

  那只有對你而已。他本來想回話的最後還是單音節的應了一聲,室內頓時安靜的只剩下布料摩擦的聲音,他看了看鏡子,反射出來的只有戴著白色髮箍的自己。


    『連呼吸都變得困難,就像要窒息一樣。』


  喂,真波,要不要跟我交往?

  東堂前輩喜歡我嗎?

  嗯,喜歡。

  我也喜歡東堂前輩。

  腦內予想的事怎麼樣也說不出口,在並著肩走著的時候,偶然觸碰的手背就像著了火一樣的滾燙,誰也沒有出聲,只是悄悄的勾住小指。



我我我我我........我自己走好了TTTT

根本不敢回去潤稿(妳)我只是個雷貨嗚嗚嗚一直雷人TTTT

评论
热度(20)
Top

© 春名咲◆生きてる!! | Powered by LOFTER